苍狼末裔

(日出与日落)
突然发现自己身边还是挺美的。

重温旧梦,我壮壮还是那么帅


       嫱儿,我来看你了……
       嫱儿是我的心上人,她姓王名嫱,还有一个名字叫昭君
       我因忙碌而感到疲惫,虽忙但还是要来看看我的心上人,站在晶莹剔透的冰棺侧旁,望了望我冰棺中的妻子,嗯,她还是那么美。
      为她献上六支开满洁白梅花的枝条,我浮起浅淡的苦笑。
      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在我身边已有三年,却只知你喜欢梅花。哼哼,我是不是很无用?
        自讽的说完,便沉默了,千疮百孔的心中已经不知是悲还是痛,只剩一片的麻木。
        我依着冰棺的棺壁,缓缓的坐下,后背的冰冷感在这时刻被冲淡,这样也好,这是离你最近的距离了,不是吗?
      嫱儿, 我陪你说一说话吧。
      我记得你刚来北夷的时候,低着头不敢看我,平时也是少言寡语,就一个闷葫芦。
       我还记得……算了,不提了,只要能离你近一点,我就满足了。
        沉默持续了太久,沉着脸挂着笑,脑中尽是与嫱儿初见的记忆,与嫱儿一同打猎的记忆,与嫱儿拜天地的记忆,流光溢彩。
        恍然间,一双玉手拂过络腮胡,接触的感觉很酥,入鼻的是梅花的清香,没有一点声响,我……为何睁不开眼?
        眼前的漆黑,让我看不清是谁,冰凉柔软的东西接触了我的嘴唇,是谁?如此放肆?
        梦醒时分,梦中一切皆是泡影,我现在竟然已经迷糊到虚实不分了?
        这梦,是我太想她了吧……
      

汗罗对戏(初次尝试)

语c群中与某马克新年时期对的戏,分享给大家。

[刚刚打猎回来的他浑身被汉湿透,为了干干净净的跨个年,他决定洗一个澡,亲自将木浴缸倒满热水,麻利的脱下衣物,露出壮实的身躯,用浴巾围住腰部以下走入水中舒服的坐下,马可波罗正高兴的赶来。]
成吉思汗:(坐在浴缸中思考)
马可波罗(到了可汗的家门口)不知道可汗在干什么呢?
马克波罗:咦?可汗怎么不在?(看见浴室亮着灯光轻轻的推开门。)
成吉思汗:(没有注意到马可波罗推开了门)
马可波罗:(看见了成吉思汗淡褐色结实的后背,脸颊迅速升温,两行鼻血顷刻间流出。)
成吉思汗:(疑惑的回头,发现马可波罗流着两行鼻血,出于钢铁直男的本性,他没有想多,一直把马可波罗当做朋友。)你上火了?怎么流鼻血了,纸放在那边,我不方便去拿。
马可波罗:(慌慌张张的拿出纸胡乱擦着脸,干净洁白的脸慢慢变花。)哦哦哦,知道了可汗大哥。
成吉思汗:(顶着无奈的表情,用浴巾裹好下半身,从浴缸中缓缓的走出。)你看你脸都花了,过来我给你好好洗洗(这小子今天怎么了?)
成吉思汗:(用粗糙温暖的大手,帮马可波罗洗着红白相间的脸。)你是不是吃多了撑得,这么晚来找我?
马可波罗:(羞红着脸,没想到可汗暖起来这么好啊。)我只是想来找你一起跨年……(脸颊更红。)
成吉思汗:终于可以好好洗个澡了。
马可波罗:汗哥我去客厅等你。(红着脸跑开)成吉思汗:(下身裹着浴巾稳健的走出来)
马可波罗:(不正经的望成吉思汗旁边凑了凑,一把抓住浴巾)嘿嘿嘿(发现拽不下来,抬头看看满脸黑线的成吉思汗,表情惊恐。)
马可波罗:(脸上一道红掌印的躲在墙角哭)呜呜呜,我就开个玩笑,至于吗?呜呜呜。
成吉思汗:(摇摇头)行了行了,别哭了,我下手重了,你想要什么,让我补偿你?(无奈)
马可波罗:(擦干眼泪)你要补偿我?
成吉思汗:说到做到。
马可波罗:我要你……(脸红)亲我一下。
成吉思汗:(愣住)可,我是男的啊。
马可波罗:汗哥你说话不算话。
成吉思汗:(听到说话不算话很气愤)我就当你是个女的吧,(硬着头皮吻了上去)(mmp老子的初吻)
马可波罗:(被吻的同时抱住可汗结实的后背,忘情的享受这个过程)
成吉思汗:(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是自己好像真的把他当成了女的,吻起来居然会舒服???)

北夷组自戏(虐向)

        此为游玩语c群时的自戏,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残月伴随着寒风回旋的舞姿为苍茫大地的一切披上银亮的薄纱,在这忽明忽暗的银亮月华里闪烁着一点与周围不同的金色,这是一点温暖的篝火,白昼仅存的气息。]
        [篝火的金色涂满旁边那位男子刚毅的脸庞,但涂抹不了男子深邃有神的双目。]
        [男子靠着毛色灰白的巨狼,耐心抚摸着巨狼柔软的绒毛,久久的凝视被寒风玩弄的火焰,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男子眼中冰冷的寒光逐渐变为温暖的波光,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将粗糙有力的大手伸进厚重的衣物小心翼翼的抽出一支笛子,笛子是用白玉所制,那是足以媲美月光的白色。]
        [就这样熟练的吹奏那一支熟悉的曲子,笛声空灵悠扬,蕴含着冰雪一般无尽的悲凉,风停下了舞动,火苗开始端正身体,周围除了悲凉的笛声再无杂音。]
         [空灵的笛乐,将男子带入他的从前,回到那白梅盛放的冰湖边,冰湖仿佛一面明镜,倒影着同样吹奏笛乐的男子,一片白梅悄然无声的飘落,轻盈的在寒冷的空气中转动裙摆,飘落的白梅拥抱湖面,点起一丝圆满的涟漪扰乱了水中男子的倒影。]
        [一瞬间,湖面恢复原有的平静,湖面上多了一位少女洁白的丽影,她有着出水芙蓉般的脸颜,北方寒雪般的气质。男子不会忘记这位刻在他心上的佳人:王昭君。不会忘记她曾经用银铃般的嗓音亲切的呼唤他一声“可汗”。]
         [冰湖渐渐拥有了水晶的光泽和通透,不知是雪花飘落还是白梅花落,都在天幕的北风里织出天幕雪帘,帘的那头是水蓝色的倩影,这头是狼一般的北夷汉子……寒风再次玩弄已经脆弱的火苗,男子才从梦中惊醒,他只知道那位佳人永远的离开了,只留下一支玉笛和成吉思汗心头无尽的悲伤。](完)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北夷组cp虐向文)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北夷与大唐之间的战争打了足足三天,没有停歇,双方一点便宜都沾不上,用一个惨字足以形容。
武则天大惊,这个北方的蛮夷之王居然会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进攻长城。
成吉思汗的目标很明显:踏平大唐救出自己一生的挚爱--王昭君。
然而他却滞留在了这里,迟迟未攻破长城。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回到她身边”成吉思汗攥紧拳头,用可怖的目光灼灼的凝视已经破败不堪的长城之门。
他知道,他牵挂的人就在门后。
前日的硝烟还未散去。
今日又再次升起。
就在这时,城楼上闪动着水蓝色的曼妙的身影。
而她的脖子上架着寒光闪闪的匕首。
成吉思汗瞳孔微缩,一种从未出现过得感觉冲击了他的脑海,这便是恐惧。
“如果你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死在你面前。”王昭君抬起头含着晶莹的眼泪威胁着成吉思汗,这个爱她胜过一切的人。
成吉思汗沉默了,他千疮百孔的心痛过,但从未如此痛过。
“嫱儿,冷静点!回到我身边吧!”一向稳重的成吉思汗从未如此焦急。
王昭君放下刀子,幽幽的说一声:“我对不起你,可汗。”
接下来的一幕让人感到震惊,王昭君毫不犹豫的从长城跳下。
成吉思汗异与常人的速度终于被激发,驾起苍狼闪电般的飞冲,苍狼默契的一跃,成吉思汗完完整整的接住了王昭君。
深情的凝视王昭君出水芙蓉一般的脸颜,成吉思汗悬着的心才放下。
“嫱儿,你回来了。”
但对爱的直觉,掩盖了他的洞察力,王昭君的匕首还牢牢的抓在手里,用力举起浸满毒药的匕首,轻轻一划。
成吉思汗阳刚的脸上多了一丝黑色血痕。
成吉思汗自嘲的笑了笑:“你骗我?”
王昭君不敢正视那双已经冰冷的眼睛:“为了我的家乡,我必须这么做。”
成吉思汗自嘲的笑出了声,但还是强忍着毒药带来的炽痛感,将王昭君紧紧的抱住,驾驭苍狼往回走。
混乱厮杀的战场,这是唯一温暖的景象。
就像黑暗中的一点点亮光。
然而王昭君已经是大唐的叛徒,既然已经骗过了北夷大汉,那么也就没有留她的余地了。
致命的箭失附加着阴毒的诅咒两三只两三只的射向王昭君。
但成吉思汗为她承受了这些诅咒,从始至终,未发出一点声音。
王昭君不敢睁眼睛,强烈的愧疚感让他无法面对面前的这个人。
成吉思汗下意识的将王昭君抱的更紧,只感觉几股热辣的炽痛感留在了身上。
毒箭,每一只都瞄准了成吉思汗,一股又一股相同热辣的炽痛感贯穿成吉思汗的背、肩、腰,手臂。他意识到,他自己是注定要死在这里,死在被爱的人的欺骗中。
将王昭君牢牢的绑在狼背上,示意苍狼送她离开,苍狼发出祈求的哼叫,好像对成吉思汗有万分的不舍,“服从命令,快走。”成吉思汗冰冷的声音刺入王昭君的耳朵,塔睁开眼睛,想要呐喊,想要劝他,但终究无法喊出。
      成吉思汗低头看了最后一眼王昭君因眼泪湿润的美丽脸孔回以一个微笑,缓缓的转身。
      成吉思汗毒箭从身上一个,又一个的拔起,一支,一支的射了出去,解决了许多碍眼的弓兵,但现在他只有一人,再硬的汉子也熬不住这般痛苦,箭一支一支的插进他结实的肉身,他没有一点迟疑的拔出,射出。

        最终,他撑不住了,鲜红的血涂染了黑黄的土地。他用弓当做支撑他的棍子,单膝的跪了下去,头慢慢的低下。身后的箭流淌着英雄的血,一个傻瓜的血。
     他的嘴角,还有一丝笑意。
      满天飞舞的雪花,撒在北夷这古老的土地上,撒在鲜红的英雄血上,撒在可汗冰冷,但从未倒下的躯体上...

[成吉思汗圣诞装x王昭君圣诞装]上一张我汗脸毁了,于是这次用刀子和铅笔来了个还原性整容,(发现日出效果很有节日风格!)以此满足我吸汗昭cp那热烈的心!😜😂😂(再此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成吉思汗x王昭君]新人练笔短篇系列

 咳咳,由于最近实在是没时间……急急忙忙的码了一篇,呜呜呜。

[成吉思汗x王昭君]第五话:以寿命为代价。

 “嗯。”这是成吉思汗第一次给别人讲述自己的故事,说出来让他舒心很多,忽然之间成吉思汗机敏的耳朵听到了其他人的呼吸声,连头狼也开始警惕。

        忽然间七位身手敏捷的黑衣人凭空出现在两人的周围,能知晓可汗打猎动向的不是可汗的密卫就是大唐的间谍,成吉思汗早已知道:“大唐的那个老女人(武则天)好手段,连‘影卫’也派出伺候我。”

        成吉思汗抓起木弓当做弯刀来使用,两三下便敲昏了几个大胆向前的刺客,离的稍远的直接用箭射死,不到一分钟可汗便解决了所有刺客。
“影卫难道就这点能耐?”

        但可汗没有想到远处还有一个弓箭手 ,向成吉思汗射出终结的一箭。

        一阵刺穿胸膛的声音划破了寂静,不知什么时候,王昭君替成吉思汗挡下了一只穿心的利箭“可...汗...”便脆弱的倒下了。

       愤怒的北夷之王还以弓箭手最为致命的一箭后,赶忙的抱起王昭君,骑上巨大的头狼,离弦的箭般飞奔回去:

       “有我在,你绝对不会死!”冰冷的眼神褪去,被焦急替代。
      “可汗的怀里很温暖...”昭君虽痛,但也幸福,可是,自己不是把他暂时当朋友吗?...
      “这是昭君为可汗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后一件...”王昭君虚弱的说到。
      “不要说话!你还有救!一定要坚持住!”成吉思汗悲愤的答到。
“你绝不会死!”
  
        成吉思汗派人在城内四处张贴告示,昭告城内只要有奇人可以医好王昭君,赏赐黄金万两珠宝一车,已及骏马三匹...
        皇宫的冰房内放着一口晶莹剔透的冰馆,仔细看看其中,有一张朦胧洁白无瑕的脸孔,安详的躺着...

         宫内的成吉思汗守在王昭君的冰馆前,一刻也不离开。还好伤口处理得当,没有溃烂。加上冰棺具有封存寿命的作用,王昭君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时间是有限的,越向后推迟便越危险。

          终于成吉思汗的等待没有落空:“报!可汗!神医请到了!”只见一位身上挂满羽毛项链的老太婆拄着木杖缓慢的走来。
      “参见...可汗。”沙哑的声音如同鸦叫一般难听。
“这一位,不只是神医,还是一位巫医。”声旁的仆人介绍到。
    “你既可以医治昭君,那就开始吧!”成吉思汗催促着。

     “可汗...你有所不知啊!这位公主的寿命以到头,命中注定是要如此死去。”

     “如果无法医治,你会在这里吗?”成吉思汗质疑到“如果不可,就是在浪费时间。把她带下去!另寻他人。”成吉思汗冰冷的对士兵下命令。

     “不,可汗,这是可以医治的”巫医诡异的笑到。
可汗示意仆从停下并问“如何医治”
“只要可汗您,肯为公主献出自己一半的寿命...就能医活公主...”
      成吉思汗对任何救王昭君的机会都不放过,这次突如其来的希望他一定会抓住,为了救所爱的人,他可以献出一切!
     “可汗...可这是要付出代价的...”
     “什么代价我都可以,你尽管做!”可汗的决心天地可见。
     “代价就是...可汗您的心头血...只需要三滴,就能医活您的...福晋(蒙古语:王妃)”
       成吉思汗脱去了上衣,露出结实有力的身躯:“还等什么?开始吧!”

       仆从和侍卫揭开王昭君的冰棺,这场分寿元的仪式便开始了:
      巫医跪倒在地上抽出一把黑色的匕首,张牙舞爪的舞蹈,嘴里呢喃着古怪而又有序的语言,这一举动吓坏了周围的侍卫,准备擒拿这位诡异的巫医。
     “谁敢动她,小心你们的脑袋!”成吉思汗渐渐相信了巫医的巫术可以医活他的心上人。
        巫医即刻站了起来,不知从何处拿出一个铜碗用匕首在碗中戳了三下后黑色的眼睛变为纯白,继续舞蹈着呢喃着当舞到成吉思汗的身边时竟然向成吉思汗的左胸狠狠的戳了下去,并且转动了匕首,几滴鲜红无比的血液顺着匕首流入铜碗。成吉思汗紧紧的咬着牙口脸色时红时青,但依旧如铁柱一般的立着,随后便拔出匕首

         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着不住了;可他不是普通人,而是苍狼的末裔成吉思汗!巫医示意可汗坚持,可汗当然坚韧“这点痛不算什么!”可汗凝视着冰棺里的昭君,温暖又回到了他纯黑的眼眸…

        巫医高举铜碗,更大声的吟唱着古老的文字,鲜红的血变作金色后,巫医为昭君喂下后,王昭君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竟然睁开了眼睛:“我在哪里?”王昭君推开巫医的手捶打成吉思汗结实的身体只不住的哭…

       “为什么?你们北夷人不是以杀人为乐吗?”
“我...”可汗从未沉默过。
可汗心口的伤快速愈合,如此神奇!
含情的望着王昭君,他的双眼从未如此清澈,可汗笑了...……
“可汗!你...你笑了!”王昭君比较惊讶,因为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可汗笑!虽然只有一瞬间,王昭君似乎明白了什么,也就没有多说话。
  
阳光撒在可汗的脸上,那么的阳刚英俊……
撒在王昭君的脸上,那么的美丽动人...
成吉思汗把王昭君抱住,抱的很紧,很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