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末裔

[成吉思汗x王昭君]新人练笔断片小说系列1

成吉思汗x王昭君1[初遇王昭君]
 

  长夜漫漫,星海无边。在这夜空之下的王者大陆格外的壮美,如同一幅“太极阴阳图” 一面是绿野无尽,城池屹立的东南大唐另一面是黄沙漫天,千里飘雪的西域和北夷。这里虽然不及大唐的土地肥沃,但这里独特的大漠与雪原草地,是大唐不可能拥有的。

在这里艰难的生活着北夷与西域的子民,他们依靠坚强的意志才撑过了数千年,这“太极阴阳图”的分界线便是那绵延万里的高耸长城,北夷人恨透了它。以南的地方土地肥沃,温暖湿润。北方可没有这么幸运,站在长城的北面向下望,你会看到那一具又一具白皑皑的尸骨……

北夷的土地上流传着一个残忍而又神圣的习俗,每当风雪将至的寒冬之初带着大量的奇珍异宝与异国最美丽的少女,送往北夷人心中的圣地:凛冬之海, 他们坚信只要将美丽的少女祭献,就能使他们的神灵重新来到这个世界上,保佑部落的更多人在这漫长的寒冬中活下去。而今年用来祭祀的是从各地掠夺来的少女,雪花拂过少女们粉嫩的脸颊丝毫没有融化,但其中蓝发的少女显得气质出众。

       “快点快点!”奴隶贩子们不耐烦的推搡少女们下车。
“这里,就是北夷吗?”王昭君瓦蓝的大眼睛扫视四周,除了荒草就是还未融化的积雪
“磨叽什么呢!快走!”鞭子如雨点般摧残着这些含苞欲放的花朵,尖叫声回荡在空旷的草原。王昭君挨了鞭子,非但没有向其他少女一样哭,反而神情更加坚定……

少女们被个个五大三粗的士兵推推搡搡的带到了所谓的“北夷之王”的面前,他那双杀气腾腾的眼睛一个一个打量着少女。少女们一个个都万分恐惧,低着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北夷之王”的目光都被唯一没有低头的王昭君所吸引,随寒风飘逸的蓝发映衬雪中芙蓉一般的容颜更是使这个“北夷之王”动歪心思。缓缓的走到王昭君的面前狠狠的捏起她的下巴,用一种可怖的眼神盯着王昭君,王昭君用更加冰冷的目光回敬,丝毫不让半步。

北夷之王笑了笑,示意两个士兵将她带走。王昭君不安的被带走,听见身后一阵阵利刃刺破肉体的声音,她回头……她的同伴们都倒在了血泊中。“难道生命,就如此低贱吗?安心的去吧……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王昭君被很狠的搡进帐篷,摔倒在了地上,抬头发现,帐篷里是她从未见过的衣裳,华丽的精致的洁白无瑕的长裙与银色的头饰,王昭君小心翼翼的换上这珍贵的衣裙,幸好衣服已经换好了,没有让闯进来的北夷之王看见……

北夷之王粗糙的手伸向昭君洁白的面庞,被昭君挡了下来。“王上,亲您自重”眼神之中带着无尽的鄙视与厌恶。
“只要你从了我……我会让你享受无穷无尽的富贵……”
“王上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对富贵不感兴趣。”王昭君说罢走出了帐篷。
“那么,你就只能用来祭祀……”北夷之王暗暗笑道。

这一次,士兵对待王昭君的态度似乎好转了一些,王昭君仰望高耸的祭坛,阴惨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现在能做的,只有一步一步向前,每一步都离死亡无边的近……在众人的目光下越走越高,在悲壮鼓声中越走越高,在大祭司的咒歌中越走越高。到了顶端一阵冷风吹向王昭君,洁白华丽的长裙与丝缎随风飘舞,蓝色的长发与华美的面容无不让在场的各位震惊。

“现在,我要让你们,血债血偿!”王昭君没有做任何动作,天空突然凝聚阴郁的雪云,祭祀用的酒已经被镀上冰晶,吸入的空气仿佛都是冻结的……

“嗷呜----------”
苍狼古老而雄壮的嚎声划破祭祀时死一般的寂静,整个祭坛在没有察觉下已经被数不清的苍狼包围,狼群们混乱的撕咬,每只苍狼都像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在人群中尽情的厮杀。重兵已经倒下,“北夷之王”成为漏网之鱼。
“你以为,我会让你活着出去?”冰冷而成熟的声音如同一支无形的箭,给予敌人直击灵魂的绝望。一支力劲十足的箭贯穿了他的脖子,这“北夷之王”老鼠一般在地上痛苦的抽搐,他的眼睛里看到的最后面孔,是一位健壮的男青年。
“血已成河,弑父之仇已报”男青年可怖的凝视着尸体的眼睛。唯独不让狼群袭击王昭君。

还有一定力气的濒死士兵,慢慢举起弩,一支箭向王昭君的心房射去,王昭君来不急躲避只能傻站着。“咔嚓”清脆的断裂声把王昭君拉回现实,那支射向他的箭,被另一只更有力的箭射成了两段。昭君急忙看向救命箭射来的方向,那一位健壮的男青年架御巨大的苍狼向他奔来,并伸出手。

无依无靠的王昭君还能相信什么,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活下去的机会,青年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拉上来,由于力量的缘故,王昭君一下子抱住了青年的腰,随少年奔向长城……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停下狼见王昭君没有动静,“你要抱多久……”王昭君伤心的哭着没有听见他的话“抱吧,哭够了再松手”他明白这种与亲人失散,低首为奴的哀伤,他明白这种离家多年不能归乡的痛苦……“没有救下你的同伴,我很抱歉”青年的眼里满是愧疚。

泪水浸湿了青年结实的背,王昭君喊着泪水呜咽的说到“……呜呜……谢谢……呜呜……你”她松开手,青年小心的扶她下来。

青年放下王昭君遍准备调头,谁知被昭君叫住了。“大哥哥,这个送给你”王昭君从腰间解下一枚银铃铛替少年系上,少年开口说话了:“我从不收他人之物,除非互换”说完便从狼鞍上取下一把小弯刀递给了王昭君。

“我叫昭君,姓王。大哥哥,你叫什么?”少年答到“铁……”话音未落,远端的叫喊声使他警觉起来“哪里有人需要帮助!”

   盔甲完全不同的士兵策马奔腾,王昭君容不得解释就被带回了家乡,回头张望,看见那健壮结实的背影越来越远,王昭君喊到:“再见!”空灵的声音回荡在壮美的草原,回荡在青年的心中,回荡在王昭君的梦里。

长大的昭君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回想起少时的经历。那种奇妙的感觉依旧涌上心头。玉手拨开纱帘,望向那熟悉的景色:草原,雪山,冰湖……她再次回到了这满是回忆的地方。“去北夷与新的“北夷之王”和亲,还有几日的时间?”
“回公主,还有一日……”
“哦?还有一日。”昭君拿出小弯刀看了又看,
“铁?……你在哪里?”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