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末裔

北夷组自戏(虐向)

        此为游玩语c群时的自戏,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残月伴随着寒风回旋的舞姿为苍茫大地的一切披上银亮的薄纱,在这忽明忽暗的银亮月华里闪烁着一点与周围不同的金色,这是一点温暖的篝火,白昼仅存的气息。]
        [篝火的金色涂满旁边那位男子刚毅的脸庞,但涂抹不了男子深邃有神的双目。]
        [男子靠着毛色灰白的巨狼,耐心抚摸着巨狼柔软的绒毛,久久的凝视被寒风玩弄的火焰,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男子眼中冰冷的寒光逐渐变为温暖的波光,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将粗糙有力的大手伸进厚重的衣物小心翼翼的抽出一支笛子,笛子是用白玉所制,那是足以媲美月光的白色。]
        [就这样熟练的吹奏那一支熟悉的曲子,笛声空灵悠扬,蕴含着冰雪一般无尽的悲凉,风停下了舞动,火苗开始端正身体,周围除了悲凉的笛声再无杂音。]
         [空灵的笛乐,将男子带入他的从前,回到那白梅盛放的冰湖边,冰湖仿佛一面明镜,倒影着同样吹奏笛乐的男子,一片白梅悄然无声的飘落,轻盈的在寒冷的空气中转动裙摆,飘落的白梅拥抱湖面,点起一丝圆满的涟漪扰乱了水中男子的倒影。]
        [一瞬间,湖面恢复原有的平静,湖面上多了一位少女洁白的丽影,她有着出水芙蓉般的脸颜,北方寒雪般的气质。男子不会忘记这位刻在他心上的佳人:王昭君。不会忘记她曾经用银铃般的嗓音亲切的呼唤他一声“可汗”。]
         [冰湖渐渐拥有了水晶的光泽和通透,不知是雪花飘落还是白梅花落,都在天幕的北风里织出天幕雪帘,帘的那头是水蓝色的倩影,这头是狼一般的北夷汉子……寒风再次玩弄已经脆弱的火苗,男子才从梦中惊醒,他只知道那位佳人永远的离开了,只留下一支玉笛和成吉思汗心头无尽的悲伤。](完)

评论(6)

热度(10)